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

小商河

小商河.JPG
2009-11-2 22:59
小商河

大雪飘扬。
朱仙镇已离此不远。
一匹快马冲破漫天风雪,飞奔而至。
“启禀将军,金兵先锋已到前面的小商桥地界!”探子来不及翻身下马,急急禀告,脸上雪水和着汗水。
“好!再探!”我挥挥手,探子领命,掉转马头而去。
我回首望了望身后冒雪行军的五千儿郎,心中升起一股豪气,不由得握紧了手中银枪,思忖道:“今次定要将番兵杀个落花流水,好好干出一番功绩来,如此,方不负岳元帅对我的知遇之恩,结义之情!”
“停!原地待命,待我去看个究竟!”我倒提烂银点钢枪,双腿轻轻一夹胯下的“寒羽”马,奔上前面一座小山头。远远看去,只见那金国人马如蝼蚁一般漫山遍野,不计其数,滔滔而来。
我忽然感到热血澎湃,万丈豪情在我胸中激荡!
“三军听令!”我策马奔下小山,心中已打定主意:“前面番兵多如蝼蚁,不计其数,尔等不必白白上前送命,且在此地安营扎寨,先让我去冲杀一番!”
众儿郎依令行事,安下营寨。
“你们在此等候岳公子,再随后跟来!”我拍马摇枪,意气风发。
“寒羽”似是知我心意,四蹄翻飞,如箭一般驰过小山,杀入漫山遍野的金营。
“番奴!本将军来也!”我一声虎吼,舞动手中银枪,“噗”一声搠入当先一名番兵的肚子,轻轻一挑,将他掼入惊恐错愕的人群之中,回身又一枪,在另一名番兵颈下挑了个窟窿!只一眨眼,七、八名番兵便已伤在我银枪之下!众番兵见我势如猛虎,皆不敢档,呐喊一声,四散逃开。
我东挑西戳,正杀得兴起,忽听得一声大喝:“呔!兀那南蛮,休得猖狂!雪里花南来也!”只见番营之中一员大将策马而出,手中狼牙棒高高举起,就要照我头顶压下!“去吧!”我轻喝,手中钢枪如银蛇般钻入他的心窝,“咚!”跌落的狼牙棒打在他脑门上,将他撞下马来。
“番奴!尔等尚有可战之人否?”我大喝一声,威风凛凛,忽然一枪插入从旁潜近欲砍马腿的番兵脑袋,直吓得其他番兵哇哇乱叫,抱头鼠窜。
“南蛮休狂!雪里花北在此!”一员番将从营阵里拍马而出,手中双枪摇动,直直刺来。我拍马迎上,抖动手中银蛇,轻巧的架开他的双枪,旋身之际,银蛇飞速钻入他的腰间,将他挑落马下。
那些番兵个个吓的心胆俱裂,一窝蜂般的往后败退。我催马直追,横扫竖挑,如入无人之境,直杀得番兵鬼哭狼嚎,没命狂奔!
忽然败军之中又冲出一员番将,手提青龙大刀,我拍马上前,猛喝道:“来者何人?”
那番将手中刀一抖,喝道:“某家雪里花东是也!”
“好!受死!”
他手中刀尚未砍落,我手中银色长蛇便已刺入他喉间。
“呔!兀那南蛮,你到底是何人,竟敢连伤我三名兄弟,待我雪里花西来收你!”斜刺里忽又杀出一员番将,舞动手中双锤直冲而来。
“听着!我乃大宋岳元帅麾下杨再兴是也!今日前来取尔狗命!”我喝道,也不等他答话,一枪直刺,当胸而过,在他身上搠了个透明窟窿。
众番兵见不到一个时辰四员先锋主将便损折殆尽,直吓得魂飞魄散,纷纷往回败走,一时之间人挤人,马撞马,自相践踏,死者难计其数,但见尸横遍野,血流成河。
我见那些番兵尽皆往西北而逃,当下一提缰绳,拍拍“寒羽”颈脖,喝道:“我们往近路去截住那些番奴,杀他个片甲不留!”
“寒羽”一声轻嘶,奋蹄直往北飞奔,我望着如潮水般败退的番兵,胸中豪情万千:“尔等狼子,本将军定叫你们来得回不得!”
思忖未定,只听得“哧啦啦”一声响,“寒羽”驮着我突然直往下陷。我赶紧定睛一看,原来是条小河,只因连日大雪,河道早已被白雪遮满,看不出来。再看那番兵逃走的地方,高高隆起,隐约是座小桥,才想起此处地名“小商桥”,而此河必是小商河了。
“起来!快!”我使劲提着缰绳,“寒羽”四蹄奋力,却是越陷越深,发出阵阵悲嘶。我急忙用银枪插进河内,不禁大叫一声:“苦也!”原来这小商河河水虽不甚深,却尽是淤泥衰草,犹如一个沼泽陷坑一般,越用力越往下沉!
我正不知如何是好,却见那些番兵纷纷从两岸围拢过来,个个手上张着弓搭着箭,一触即发!
“我命休矣!”我暗叹道:“只可惜我大功未立,便要葬身于此,奈何!奈何!”
“出师未捷身先死,长使英雄泪满襟!”我忽然提气凝声仰天长啸:“岳元帅!请恕末将不能追随左右了!”
番兵之中有人叫道:“快快放箭!”只见万箭齐发,犹如大雨一般,穿过漫天风雪,穿透我和“寒羽”的躯体……
“岳……岳大哥,小……小弟……去了……”我仰首望天,两滴泪缓缓滑落。
小商河真的太小了,没辱没了它的小字
小商河又太大了,只因杨再兴
返回列表